克劳士比中国学院

克劳士比中国学院

解惑

Solution

行业案例

克劳士比中国学院

 明确要求为皮革中心开创美好未来

7月底,Bouldin先生同他的三个合作伙伴,外加Nelson先生,都加入了质量学院。“从学院毕业的那天开始,我们就以经收到成效了,”Mouldin先生满腔热情地说。“我们只不过不再做那些从前做过的傻事了。”

成本削减CAT

皮革中心的行政部门有很多有关QIP实际应用的例子。事实上,财务和人力资源部门的CAT是公司最成功的典范,它对部门的运作进行了非常详细的审查。这些团队大多数都曾经想过办法降低成本,这一点也不奇怪。例如,团队组建CAT来探讨减少长途电话的途径,在3个月时间之内,团队已经成功地将长话支出降低了25%。负责电话CAT的零售部财务经理Sparkie Cavis说:“我们看到的变化仅仅是,让大家形成意识,告诉他们长途电话将使公司耗费多大的成本,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人力资源总监Stella HannahQIT成员,负责修改行动以及皮革中心的错误原因消除系统,这一系统被公司称为“错误根源消除”,因为它的缩写形式(ECE)在英文里和在西班牙文没有太大区别,因为公司的生产人员大多都是西班牙人。“员工们一直以来经常使用这些形式,而且目前使用频率仍有上升趋势。”她说。事实上, ECE的近500种形式(当然,双语的形式)已经过时了,其中90%已经不再使用了。

全体成员的评估

如果你问Sanchez先生质量培训的哪个方面最有价值,他会毫不犹豫地回答你:“评估。没有评估,就没有意义。”

皮革中心所进行的评估的数量,以及各领域(生产、运输、零售、行政)接受评估的对象的数量的确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事实上,在商品陈列室里,评估表格是公开展示的,客户们都能看到,“这样做是为了告诉客户,质量对我们来说不仅仅只是一个词而已,它不是口头上的漂亮话。”George Borck解释说。

生产部门所进行的评估包括产量,或者每张兽皮事实上得到利用的皮革的数量。目标是至少对兽皮的75%加以利用;对真实的产量进行跟踪并做出评估。每张兽皮在进厂之前,相关信息都被录入了电脑,而且还贴上了条形码。原料进入生产车间的时候,刀具会通过接入计算机的电子仪器对条形码进行扫描,然后再通过这台仪器输入使用的具体型号的相关数据,以及从那块皮革上切下来的样品的数量。然后,系统会计算出产量,并且对刀具、家具型号,以及皮革种类进行实时跟踪。

另一方面,皮革中心的工作人员对评估和目标设置的重要性深信不疑,以至于很多工作人员都设定了自己个人的质量改进目标,例如减肥、戒烟等。事实上,公司将他们的名字以及取得的进步贴在办公室走廊上的“公布栏”里——员工们的突出表现以及有关质量改进过程的报告都会在这里向同事们公布,公司通过这种形式体现对员工们的认可和肯定。

皮革中心进行的所有评估都是QIP实施以来公司文化发生重大变化的另一个征兆。“这一过程的确改变了我们作为一家公司的整个工作方式,”Mike Wick说,“以前,我们的做法是盲目地向各个方向散射,现在,我们在做出反映之前会多思考思考了,而且在做出承诺前我们还会事先对其进行验证。我们因此学会了真正理解各种数字。”

从高层开始的底线改进

公司的所有人都认可并且相信Kent Bouldin以及皮革中心其他管理者的承诺。相信他们能够保证QIP的成功,并且能够使公司从财务崩溃的困境中走出来,实现近乎完美的蜕变。“我们对质量改进做出了近乎疯狂的承诺,”Bouldin先生承认,他说他和他的合作伙伴们都在趟着水过河。举例而言,当差旅和娱乐开支CAT提出具体的方针时,最高管理层就会立即开始按照这些方针办事。“现在我得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大笔钱来支付这些开支,”Bouldin先生说,“因为我正打算按规则办事。如果仔细检查一下(可允许的支出费用)的话,我也会同所有其他人一样被牢牢拴住。”

显然,Bouldin先生再也不会像从前那样漫不经心地将“质量免费”束之高阁,不闻不问了。他似乎已经变成了QIP的“福音传教士”。“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不会错过任何机会谈论有关质量的话题,”他说,“我大概已经向组织以外的人发出了200300份‘质量免费’的宣传资料。我是这样对他们大家说的:它很有效,真的很有效!”

由于亲眼看到皮革中心的整体PONC1900万美元削减到了900万美元以下,资产负债表也在不到两年的时间之内再次被“黑墨水”所充斥,Bouldin先生当然会积极地分享他对质量改进的“坚定信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