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劳士比中国学院

克劳士比中国学院

解惑

Solution

行业案例

克劳士比中国学院

启动质量改进

 

Ore-Ida食品有限公司迈出艰难的一步

有的组织是不小心撞上质量改进过程(QIP)的,它们花了许多年的时间做准备,不停地苦苦挣扎,却迟迟不敢迈出第一步;有的组织将组织中的某一个部门当作QIP的“试验田”,但也有一些组织认为它“不过是另一个项目而已”。Ore-Ida食品有限公司的总裁兼CEO却决定另辟蹊径。每一个Tator Tot都得达到要求,而不仅仅是其中的某一些必须这样。这是一个一锤定音的承诺,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但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除非你是Gerald Herrick

“在我的意识里面,根本就不存在任何问题,”Herrick说,“你必须在整个公司的范围内实施这一过程,这是我们做过的最棒的一件事情了。”作为“首席质量战士”,Herrick证明了自己的确是认真的,因为自从两年前质量启动项目以来,他已经在Ore-Ida营造出了一种质量改进的良好氛围。

 

教育每一个人?马上行动吧!

为期10周的质量教育系统(QES)由27位认证导师授课,在6个月时间里有4000Ore-Ida员工接受了QES培训或质量体验(QAE)培训。

“的确很富戏剧性!”培训及发展部经理琳达说,“所有人都同时收到了同样的信息。”配方产品全面质量管理制造经理约翰沃尔霍夫(John Walhof)非常同意琳达的这一说法。“在员工的内部公共关系上,我们遇到了一些问题,他说,“但是对每个人进行教育的确体现了管理层在时间上和金钱上做出的一种承诺,在对待TQM的问题上,我发现最高管理层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一致和专注。TQM在公司刮起了一股友爱之风。”

 

贡献人力资源和时间

“将5名全职的和1名兼职的员工推到TQM的相关职位上,是公司的一个铿锵有力的承诺。”TQM主管Leland Maylin说。

除了Maylin先生以外,另外还有4位管理层的员工全权负责质量改进工作。许多公司常常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来全职负责有关过程,因此他们还得抽出时间来进行责任分配和人员分配。

作为TQM主管,Maylin先生的主要职责之一就是指导整个质量成本(COQ)工作。他的首要任务之一就是确定公司的COQ。在完成这项任务时,他采取的方法与Herrick先生解决教育和承诺问题时采取的方法如出一辙。

“我们对业务经理所推进的一个为期1天的COQ专题小组进行了全面检查。”Maylin先生说,“我们四处搜集典型例子,并据此确定了大量研究领域。当时是613日,到715日的时候,我们已经得到了各部门各岗位提交的COQ报告。”

“有时我们觉得这些信息可能在全公司的范围内出现了不一致的情况,于是,我们回过头去对每一个具体方面的COQ的目的进行了重新审视。到年底的时候,我们的COQ在净销售额中所占比例为11%。其中4%为符合要求的成本,而7%为不符合要求的代价。”

Maylin先生说他相信这些数字是比较低的,但随着认识和体验的不断积累,大家会对COQ形成更精确的理解。

“我们在QIP(质量改进过程)方面的努力更多的是注重过程而不是注重经济效益。我们期待在过程中自然而然地节约资金,而不要为了省钱而省钱。当工作程序得到改进,且各种争端都得以消除之后,人们的热情就会高涨起来。”

 

期待成功

早在QIP实施的初期阶段,Ore-Ida公司就已经取得了一系列的成功。例如,在美国康涅狄格州wethersfield的工厂里,“Weight-Watchers(体重监视)”的冷冻食品就是由Foodways National公司生产的(Foodways NationalOre-Ida的会员之一),沃尔霍夫先生解释说,公司启动新的生产线之后,预计将为公司节省3万美元的开支。

“我们正在推进enchiladas生产线,”他说,“通常,一开始的时候生产效率仅为80%,三到四周之后才能达到100%。但是TQM使那些人拥有了真正的所有权,在采取了一些预防措施之后,生产线成功地以100%的效率启动了。”

Ore-Ida的所有机构都在使用一种名为“修改行动系统”的工具,它在Ore-Ida被称为“质量建议”(QRs),沃尔霍夫先生说,各工厂每个月购进的QR多达150套。

“每购入一套QR意味着至少消除一场争论,最多能解决价值数千美元的低效问题。”还有一个例子是Ore-Ida设在安大略湖的Ore工厂,该工厂生产的产品是Tater Tots。一个名叫Darlene Fezatte的员工发现大量产品在下了传送带之后就出现丢失。在QR表格上填下这一问题之后,他还提出了一些对系统进行重新设计的建议。经过研究,该建议得到了成功的实施,不仅制止了产品的浪费,而且改善了公司的卫生状况。每年节省的资金数额估计达14000美元以上。

在宾夕法尼亚州的西彻斯特,一个QR所报告的产品测试数不胜数。每次与主要客户达成一项沟通协议,质量控制部门就得进行30次品质测试,因此必须有一名全职的技术人员专门负责这些测试。过程控制措施证明,这些测试彼此并不相关。测试的结果将提请客户注意并进行核实。但大家都希望取消这些测试。估计节省的金额达4000美元,但更重要的是,这样更有利于相关人员朝着精简检验工作,提高预防这个方向努力。